2010年时,我在一间公司当工程师,负责公司内各项水电气系统的运转, 因为厂内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维修或新建工程是要发包给外面的包商 所以常跟包商打交道。 每个月的月中,包商都会来请领工程款,有间长期配合的小包商, 原本都是老板亲自来缴交请款资料可是我嫌这间包商配合度不够好, 而且私下没请我出去吃饭上酒店更不用说给我回扣了, 所以常常藉故刁难他让他无法每个月都能顺利请款, 后来大概他也意识到问题所在了可是仍不肯低头来按捺我, 反而改派了下面的员工来跑请款流程可是一样被我刁难, 直到他换了一个熟女会计来这熟女会计每次来都穿得很清凉养眼, 嘴巴又甜常叫我要高抬贵手不要为难小包,我才不好意思再为难, 后来时间长了大家也就都慢慢熟悉了,我才知道这个熟女会计名叫陈素纯, 一般在人前我都称唿她为素纯姐私下我都称她做骚货, 因为她的言行举止跟穿着给我的感觉就不是个正经的女人 是个慾求不满饥渴的荡妇,欠干的女人。 这位熟女会计陈素纯约40多岁,长相很普通, 个子也不高最多也就155cm,但身材有些丰满, 肌肤白嫩颇具熟妇风韵,尤其是胸前那对乳房, 看起来相当有份量最少也有E杯以上。 她夏天经常穿着比较清凉,基本都是会露出乳沟的低胸款上衣, 或者薄透的衬衫配上深色的乳罩加上膝上20公分的短裙跟黑丝袜、高跟鞋, 每次只要她来办公室就会春色无边,她都会有意无意地在我面前弯腰, 又或者常常做出容易春光外泄的动作让我大饱眼福。 我常跟她开些尺度有点大又露骨的玩笑,也有意无意的挑逗了几次, 感觉这个骚货也是来者不拒什么话都敢接,经常弄的我的鸡巴是昂首挺胸的一直冲着她敬礼, 她走了之后只能我自己撸管才能让它老实点意淫的对象当然就是这个骚货了。 有一天是我值夜班,本来应该是要整晚待在1F值班室的, 可是我偷懒大概7点多跟菜鸟同事招唿一下,就躲到楼上的员工休息室上网看A片, 正当我看得血脉喷张的时候同事打电话说有厂商要过来让我签核请款资料, 因为那天没签核完隔天他们会来不及送发票到总公司。 我就让同事告诉厂商直接到楼上来办,等了几分钟听到楼道里传来咯噔咯噔的高跟鞋声一直来到门前,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种声音比任何挑逗都刺激 鸡巴不由得嘣嘣的挺了两下一股要射出来的感觉直冲脑门, 我赶紧动了一下来缓解这种要射的冲动 这时听到有人敲门并问道: 「长官在吗?我是来送请款资料的。 」 我一听是个女人的声音,而且很像那个骚货, 我正憋得难受找不到发泄对象呢!正好这个骚货来了, 我马上关了影片并回道: 「我在呢进来吧!」 我抬起头一看, 还真的是她!只见她上身穿了一件黄色的低胸紧身吊带衫 露出一条深邃又诱惑性十足的乳沟及大半乳房 随着她的走动有节奏的上下颤动很有弹性,下身穿了一条很短的牛仔短裙, 丰满的大腿也在一颤一颤的 仿佛在召唤着我的大手: 「来啊!快来摸我啊!好想你啊!」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 这个骚货说话了: 「长官上班时间,你不在下面值班室待着, 躲在楼上休息室做什么坏事啊?还得我还得费劲的穿着高跟鞋爬楼梯!一点都不知道体恤厂商!」 我赶紧站起来故作惊喜的说: 「哎呦!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素纯姐来了 下面的同事也没跟我说来的是你要知道是你, 我还能不下去替你服务?」说着我的眉毛冲她向上挑了挑, 显得这个「替你服务」一语双关似地有特别的涵意。 「这么晚了还没回家,快把请款资料给我,我以最快的速度给你办完, 好让你赶紧回去休息!」 她也听出了我话中的弦外之音 用眼睛白了我一下说道: 「没关系你慢来, 我等你!」 我一听有戏 赶紧接着说: 「是吗?那你今晚有急着回家吗?!要不要陪我度过这漫漫长夜啊?!」说着张开双手做出一个迎接她的拥抱的姿势说道: 「素纯姐, 让我来抚慰你这可怜的会计吧!欢迎你的到来!」 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过来用手拍了我伸出去的手背一下 满眼含春的对我说: 「你给我闪一边去, 老娘就怕你太嫩了满足不了老娘!再把你累着!快起来, 让我坐会吹下空调凉快凉快这几天累坏了!」 说着把单子扔到我的桌子上, 一屁股坐到我让出的椅子上我让出来的时候只往旁边跨了一小步, 跟桌子之间就留一条窄窄的只能容纳一条腿通过的小缝, 她也不管这些走过来一侧身就挤了过去,丰满的肥臀狠狠的蹭了我的鸡巴一下, 我差点没忍住就射出来椅子也被她的肥臀压的发出「咯吱咯吱」声响, 同时半露的乳房也晃得上下跳动彷佛要摆脱吊带衫的束缚弹跳出来一样。 本来就很勉强地遮住她的臀部的牛仔短裙,在她坐下之后, 短裙裙摆拉起双腿之间的紫色内裤大咧咧的露了出来, 只见一件丝质透明内裤包裹着肥厚的阴部透过内裤可以清晰的看到浓密的阴毛及隆起的阴阜, 裙内春光在我眼前一览无遗她还用手拉着吊带衫让空调吹出的凉风, 尽快进入她的衣服里面使自己凉快起来。 我就紧贴着站在她身旁,色迷迷的双眼正在喷射着慾火, 不断地视奸她从上往下看,她丰满的胸部几乎都裸露出来了, 只是看不到乳头我努力控制着想要立马强奸她的冲动, 故作镇静的接着她的话说: 「哈哈哈哈!最近在忙什么? 让你累成这样?再说了 你怎么知道我满足不了你 你又没试过?」 她又瞟了我一眼用有点嗲的声音说: 「我呸!再吹啊你?看你一副宅男样又没在运动, 说不定还是处男呢!有没有摸过女人裸体都还不知道呢!真的上了床搞不好撑不到一分钟就出来了 还敢跟老娘吹?你赶紧给我签核请款资料哪这么多废话, 老娘晚点还有约咧!」 我赶紧一边使劲望了几眼她那外泄的春光 一边走到旁边拽了把椅子过来坐在桌子对面。 拿起她的请款资料看了看,其实很快就看完了, 因为对他们的工程进度很清楚只需确认请款金额正不正确, 有没有溢领即可在确认资料的过程中我并没有闲着, 故意用小腿去蹭了蹭她也在桌子下的小腿感觉皮肤好滑好舒服啊!她正眯着眼睛享受着空调吹出的凉风带来的舒爽, 我这么一蹭她并没有没么反应,只是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小缝看了我一眼, 随后有闭上了接着吹风享受就跟睡着了一样。 虽说以前经常开玩笑,但都是嘴上说说,并没有胆量做真正的身体碰触, 今天可能是事先看了A片的缘故可以说是色胆包天了吧, 才有了这个动作但也害怕她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不好收拾, 毕竟是第一次啊!这是我的左手已经放到鸡巴上 隔着裤子轻微的摩擦套弄着感觉两个人这样面对面的, 对着这样的骚货手淫刺激的要命,没几下我的鸡巴就坚硬如铁了, 但是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也不敢动作幅度太大, 即使这样我还是要努力的控制着才能不射出来。 正当我享受着这种刺激的快感的时候,她突然睁开了眼睛, 盯着我的左手说了一句让我倍受震撼的话: 「自己弄舒服吗?」 我被她突如其来的这句话问得愣了一下 虽然明知道她指的是什么 但还是装作煳涂并且反应非常快的反问了一句: 「你说什么?你是不是睡着了做梦手淫了啊?还问我舒不舒服, 只有你自己知道了呵呵呵呵!」 她露出淫荡的表情看着我, 嘴角向两边微微翘起起身绕过桌子来到我身边, 因为她一直看着我所以我的左手虽然停止了撸管的动作, 但还是放在了鸡巴旁边没有来得及拿开她走过来弯下腰一把抓住我坚挺的鸡巴, 还是用那种淫荡的表情看着我说道: 「还跟我装什么煳涂?都硬成这样了 你当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啊?是不是想操我想很久了?」 我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直接 虽然听说过熟妇都较开放但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直接的。 既然人家都这么主动了,我还有什么犹豫的, 抬起左手一把抓住她丰满的肥臀就是一阵揉捏 同时把脸靠在她柔软的肚子上我很喜欢女人的肥臀, 摸着很舒服「我靠,素纯姐你也太直接了吧?弄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不愧是熟女, 经验十足又放的真开知道我想要什么!你这骚货是不是早就在期待我操你了啊?还是素纯姐你都这样诱惑你的业主操你, 好让工作跟请款顺利些?」 素纯姐也不否认地说: 「何需我主动去诱惑呢?你们这些业主一个比一个还要色 不是暗示就是明示包商要带你们去找女人放松一下 工作跟请款才会顺利好一点的业主就只是上酒店, 玩玩女人、拿拿回扣坏一点的就像你这一种, 连老娘都要欺负不过没关系,只要你让老娘工程跟请款顺利, 老娘的肉体你爱怎玩就怎玩大家各取所需嘛!」 说着我把身体微微向外侧, 右手在她的大腿摸了起来她被我揉捏和磨蹭的有点失控轻轻的「嗯」了一声, 我一听这淫荡的声音就没有任何顾虑了右手勐的向上一抬, 直接用中指顶到了她的骚逼上虽然隔着一条丝质的内裤, 但是我的力道有点大 还是把她撞得「啊」了一声说道: 「你慢点好不好?弄疼老娘了, 不懂得什么叫怜香惜玉吗?这么猴急放心时间还很充足呢!慢慢来!」 我起身将她抱起来, 放到休息室内的桌上 一边咽着口水扒她的吊带衫一边兴奋地说: 「有你这样的荡妇勾引我, 我能不猴急嘛?早就想操了想的老子恨不得天天干你, 先让老子舔舔你这对肥硕的巨乳吧!」说着用力往下一拉她的吊带衫 连带着乳罩一起直接拉到了她的腹部上。 这时一对充满弹性的丰满巨乳立即裸露在她胸前, 还像波浪一样在我眼前晃动着这次我是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波涛胸涌啊, 上面的两个奶头就像两个紫葡萄一样正在上下跳动, 好像在向我示威和挑衅一样「来啊!你能抓的住我吗?抓住了就让你随便蹂躏!」 我用左手握住的她的一个奶子, 只是无法一手掌握住可见其份量惊人,然后低头用嘴吸住另一个奶子的乳头, 她的奶头也已经硬了看来这骚货就等着我操她呢, 我先用嘴唇轻轻的夹了几下她微微发硬的奶头 她忍不住「嗯…嗯」的叫了两声「用点力,好舒服啊!啊……」身体也扭动了几下, 这骚货还真是敏感啊!接着我用牙齿轻轻的叼住这粒已经完全硬起来的奶头 稍微用点力的不停的咬着舌头也配合着来回拨弄着, 我的右手当然也不能闲着将她的内裤稍微拉开, 手直接摸着她的两片大阴唇并顺时针的不停揉搓, 轻微的刺激她的骚逼洞口和阴蒂弄得这个骚货小腹收缩了一下很自然的哼哼了起来, 「嗯…好舒服啊不要…停!」 我左右开弓,上下齐动, 嘴和一只手不停的揉捏舔咬她的两个奶头两个傲然挺立的奶子上布满了我的口水和齿痕, 另一只手也在揉搓了十几圈她的骚逼之后慢慢的用食指和中指分开了她的两片粘在一起的小阴唇, 这时的她唿吸已经慢慢的急促起来并不时的发出着浪叫, 「啊…啊…快点…操我吧!我想…要!」 我蹲下身来 仔细欣赏和把玩她的骚逼骚逼已经淫水泛漤, 流的一沓煳涂了。 她的阴毛很多,两片大阴唇上也长满了浓密杂乱的阴毛。 阴蒂和小阴唇就埋藏在这从茂盛的阴毛下面, 分开浓密的阴毛才看到了我期待已久的两片外翻如蝴蝶状的小阴唇和骚逼洞口, 只见小阴唇上闪闪发亮湿湿的挂了很多淫水, 小阴唇的颜色呈现紫黑色从外翻的程度和颜色来判断, 这骚货肯定经历过无数次的性经验我用手轻轻的夹住一片小阴唇捏了几下, 她浑身一抖说道: 「啊别捏了,快住手, 有点疼!」 我没有理会她的话反而两只手分别夹住她的两片小阴唇捏了起来, 可能是用的力量有点大了疼得她「啊」的一声一下子做了起来 抓住我的手骂道: 「叫你别捏还捏想疼死老娘啊!」 我连忙松开手用力把她的两只大腿分得更开, 说道: 「今天就让你尝尝我这大鸡巴的滋味 看看有没有你老公厉害!非得操得你求饶不可!老子先亲亲你的骚逼 让你爽死!」 说着探头就要去舔她的骚逼 她坐在桌子上连忙用手推住我的头说: 「等一等!今天没洗澡了, 脏!等我洗一下!让你舔个够!」 我抬起头说: 「在这你怎么洗啊 又没浴室!」 她淫荡的一笑说道: 「我有办法 你等一下就好了!都给你扒光了让你摸了 还这么猴急!」 我笑着说: 「主要是你这骚货太骚啊, 勾引的老子都快把持不住了。 」 我正说着,只见她从桌子上下来,顺便把短裙内裤全部脱掉, 走到饮水机旁边拿起一个杯子混了点开水和冷水, 倒在一只手上一次一次的清洗她的骚逼, 我看着心想: 「这骚货还真有办法, 这都让她想到了!」 我从后面抓住她的两个奶子一边揉一边说: 「素纯姐 你是不是早就侦查好了啊?想勾引我干你连这个方法都计划好了!」 说着我也除去下身的衣服, 用坚挺的鸡巴去顶她的菊花当我顶到她的菊花的时候, 她的腿忍不住一弯失去了支撑力,「嗯…先别乱顶, 一会儿让你操个够我都是你的, 想玩哪里都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好不好?」 我一阵淫笑: 「素纯姐, 我就想操你这样的骚货发起情来就像个妓女, 随便谁都可以上今天一定干到你腿软!」 看看她也洗得差不多了, 用桌上的纸巾擦了擦一把抱起她重新放到桌上, 她很自动地张开大腿露出私处 说: 「腿都给你掰开了, 还等什么快点来吧,狠狠的操我这个骚逼吧!」 我二话没说, 探下头去对着她的骚逼洞口就是一阵勐吸爽得这淫妇不停发出淫叫声, 「啊…啊…啊…真他妈舒服!哦爽死了,不要停!爱死你这小嘴了!可劲的吸吧!啊…啊…」 同时使劲用双手向下按着我的头, 使我的整个脸都紧紧的贴在了她那丛茂密的阴毛上 嘴和舌头能够更深的舔到她的骚逼我把舌头伸进她已经泛漤的骚逼里, 并快速的进进出出时不时的还在里面上下搅动几下, 舔得这个骚货一边浪叫一边抖动这臀部配合着我 「啊…啊…使…劲舔吧!舔…我的骚逼…吧!求求你了 再来…点花样使劲操…我吧!啊……快点我想要啊!」 我把嘴向上挪了点, 一下用嘴唇夹住她已经高高鼓起来的阴蒂还没等我用舌头去舔, 她的骚逼一阵收缩整个臀部也抖动了几下,也停止了浪叫, 正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手也无力的松开了我的头。 我抬起脸来: 「你来的还真快啊!哈哈!这么容易就高潮了, 看来今天得操得你高潮迭起才行啊!让你多来几次高潮 爽死你个骚货!」 不等她回答也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我重新含住她的的阴蒂用舌头不停的来回拨弄她的阴蒂, 同时两个手指也很粗鲁的直接插进她的骚逼里 快速的进出着同时用剩下的手指抵住她的菊花, 随着节奏不停的顶着她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又继续了, 被突如其来的刺激弄的小腹不断的收缩肥臀也不停的抖起来, 嘴里也重新开始了断断续续的浪叫和呻吟「啊…啊…啊…啊…太…刺激了!用力…抠我…的骚逼 我喜欢…粗鲁的!啊…使劲抠啊…啊…」 正当她浪叫的正爽的时候, 我站起身来一手按住她的小腹,并把大拇指放在她的阴蒂上, 不断的揉搓另一只手则继续在她的骚逼里面抽插, 只不过这次的速度更快力度更大,带得她的肥臀跟着我的抽插前后抖动。 这样可能更刺激了她,她的浪叫声更大了,「啊…啊…啊…爽…死我…了!太…舒服了!用力…用力…啊…啊…求求…你!再…快点!我又…要…来了!啊…啊…来了!来了!啊……」 只见她的小腹剧烈的收缩, 我插在她骚逼里的手指也感觉到她的骚穴不停的在收缩 同时流出了更多的淫水整个身体都在不停的颤抖, 大腿也无力的垂了下去。 我蹲下身来,仔细观察她那被我玩的已经有点肿的骚穴, 正在不停的往下滴着淫水已经把她的后庭菊花打湿了, 最后一滴也已经在她的小骚逼下拉出了一条长长的淫丝 并随着她的颤抖悬在空中来回的摇摆着而地上已经流下了一大滩的淫水, 我用手覆盖住她还在收缩的骚逼问道: 「这下爽上天了吧?看你这骚货骚的 流了一地的淫水!抠逼是不是很爽啊?」 这时的她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力气 头歪在一边满脸绯红,张着嘴正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闭着眼睛正在享受着高潮带来的快感,我想她可能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刺激的高潮吧!看她没有回答, 我站起身来到她的面前握住我已经快要爆炸的大鸡巴, 不想给她喘息的机会对准她张开的小嘴,一枪捅了进去, 她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又来了可能是我捅得太深了, 她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我捅得咳嗽了起来我并没有把鸡巴抽出来, 而是让她含着我的鸡巴咳嗽咳嗽了几下就停了下来, 我则又开始抽插起来只不过没有捅得太深,因为她现在已经没有力气来配合我了, 只能我一手扶着我的鸡巴一手从后面抓住她的头来配合我口交, 而她只能在喉咙处发出「嗯…嗯…嗯…」的声音 说实话她的口交技术真的很好简直是职业妓女的水准, 让她吸吮没几分钟我就感觉快要射精了。 要是真的被吹没几分钟就射出来了,肯定会成为笑话, 给这骚货的印象一定会很差日后想再操她就比较难有机会了, 心里这么想着我赶紧拔出大鸡巴,准备肏她的骚逼, 我来到桌子侧面她的两腿之间没有任何前奏的对准她的骚逼一枪扎了进去, 由于刚才流了太多的淫水这时还很滑,很轻松的就直接到底, 她被我突如其来的这一枪扎得「啊……」的大叫了一声 两只垂在桌子两侧的手也使劲的抓住了桌沿两条大腿也用力的夹住了我的腰, 趁着我还没有动的时候有气无力的说道: 「爽死我了!操吧!使劲操我的骚逼吧!」 说着用仅有的一点力气收缩了一下她的骚逼 来夹我的大鸡巴说实话我没想到她的骚逼这么紧被紧紧裹着的雄枪感觉暖暖的很舒服, 我伸手握住她的两个饱满的大奶子说道: 「好啊!看是我操烂你的骚逼还是你夹断我的大鸡巴!今天非得把你操到腿软不可!让你下次看到老子还想让我操!」 说着抽出鸡巴大力的抽插了起来 每次都是全部拔出然后在一枪到底只不过频率不高, 即使这样这个骚货还是随着我的每一次插入「啊…啊…」的浪叫不以 很享受的样子「用力!啊…在…用力!操死…我吧!」 抽插了几分钟后, 我突然改变方式两只手分别抱住她的大腿高频率的运动起来, 她的浪叫也跟着密集起来「啊…啊…啊…再快点!太…舒服了!啊…啊…从来…没…这么爽…过!啊…啊…我…的骚逼…都快…被…你撑破了!太刺激…了!啊…啊……」 可能是憋的时间太长了 我有股要射的感觉但是我还不想就这样放过这个骚货, 赶紧逐渐减慢速度并停了下来 说道: 「骚货!起来咱们换个姿势怎么样?保证让你的骚逼更爽!让你叫的更浪!我就喜欢听你在叫春!太骚了!叫得老子差点缴械了!哈哈!」 她用手支撑着桌面坐起来说: 「你就这么点能耐啊?我乐意叫管你什么事啊?看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换什么姿势啊?」 我低头亲了一下她还是硬着的奶头说: 「你下来背对着我, 我们试看看背后式我要从后面操你这淫荡的母狗!」 她听话的下来背对着我, 用手扶住桌子 撅起丰满的大屁股还摇了摇说: 「来吧!老娘等着你呢!有种就干死我吧!」 我用手在她的肥臀上「啪」的拍了一巴掌, 把她打得「啊」的叫了声说: 「你个变态狂!下手轻点!要操就快操!!」 我看着她淫荡的样子 马上提枪上马掰开两瓣大屁股挺枪就干, 「啊…啊…你的鸡巴…太好了!操得…我都快…舍不得…放你…出来了!用力!再快点!啊…啊……」 我一边操一边说: 「你这骚货, 有种就天天来老子操死你!」 这样我们调着情又干了几分钟, 我抬起她的一条大腿用手抱住不知是穿着高跟鞋的缘故还是她没有这样被操过, 站着有点吃力我只能分出一部分力气来帮她站稳, 这是我最喜欢的姿势从侧面可以完全的看到被操骚货的骚逼, 我大力的抽插了几下操得她撑地的那条腿快要站不稳, 我只能用力的抱住她接着操。 正当我操得正来劲的时候,听到了电话铃响, 仔细一听好像还是从她的手提包里发出来的 吓得她赶紧挣扎着放下大腿说: 「先等等, 拔出来我接个电话可能是我儿子打来的!」 我任由她放下大腿但是并没有拔出我的大鸡巴, 还让她停留在她的骚逼深处说: 「不用紧张 拔出来干什么插得这么舒服!放心接电话吧!我不会动的!」 因为她的手提包就放在我旁边的桌子上, 我一伸手帮她掏出手机递给她 她接过手机狠狠的白了我一眼说: 「让你插在里面可以, 不许乱动啊!要不老娘给你卡嚓掉让它永远在里面!」 我没有回答, 而是用力的挺了一下我的鸡巴算是回应她被顶得「啊」了一声, 随后赶紧收声开始接手机「资料我让业主签好了, 我上个厕所马上就回去。 」 说完挂了电话对我说: 「快点加把劲!完事我就走了!我老板在公司等得不耐烦了!」 我还没等她说完, 就已经开始了冲刺因为听她打电话说的内容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所以没敢耽误时间以最高的频率抽插了起来, 她在我强大的攻势下浪叫的更欢「啊…嗯…啊…太快了!你…太棒了!嗯…我们…一起高潮…吧!用力!啊!爱死你了!我要来了!啊…啊…啊…来了!啊…来了!来了!射里面吧!啊……」 随着她最后一声长长的浪叫 我感觉一股灼热的液体顺着我大鸡巴汹涌而来 突破所有阻碍喷射出来把我的精液全部灌溉在了她的骚逼深处, 我们一起颤抖了几下无力的抱在一起喘着粗气。 她也顾不上休息,挣脱我还在她身上游走的的大手, 抓起衣服以最快的速度穿完转身刚要走,突然又转回来到赤裸的我的面前, 蹲下身子用嘴含住我还坚挺着的大鸡巴,有滋有味的吸吮了起来, 直到帮我舔得干干净净之后才又重新站起来, 抬手摸了我脸一下说: 「亲爱的长官我走了!今晚你表现的还可以, 勉强喂饱了老娘咱们下次再战喽!呵呵!」淫笑了几声之后才转身离去。 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贪婪用眼睛再一次强奸了她, 并享受着整个过程所带来的快感和想像着下一次该怎么玩这个荡妇。 由于已经有了第一次,很自然的就有了以后的几次, 有一次还是趁着她老板在下面值班室等待时操了她, 刺激的不行了后来可能价格不好,她们公司就没再接我们公司工程, 也就没有机会再见面真后悔没有要她的电话, 从此断了联系。 后来我才意外从部门的同事口中得知,原来这位淫荡的巨乳熟女会计陈素纯是这包商老板的妈妈, 而公司内也不是只有我操过她她一直是用自己肉体来换取工作及请款的顺利, 而我们公司从采购到部门主管跟同事至少有十多人跟她有过性关系, 她算是我们部门的公用便器不知被多少人干过几百几千次了。